2023年12月6日 星期三

情懷向!評測山靈 EC Mini 便攜CD機

前言

說到CD這東西,我的第一台CD唱機還是在我學生時代,我姐的一個大學男同學出於“某種”原因而出錢出力用各種零件給組裝出來的。雖然說那時的電腦已經有光碟機了,但當看到CD在裸露的唱機上快速地轉動,隨之聲音從連接的音箱裡傳來時,還是會有種莫名的激動。

其實那時候我還不知道HiFi為何物!只是覺得,CD作為一種音樂載體,是很理所當然的事。

後來到我出來工作之後,雖然彼時國內的D版CD已經是遍地開花,基本上大多數的港台以及歐美的流行歌曲CD都可以輕易入手。不過一方面因為我那時還是不折不扣的動漫宅,另一方面也是因為對於D版CD的粗製濫造頗有微詞,所以我反倒更喜歡每逢週末空閑,就往當時的廣州崗頂天河購物城三樓跑……稍有一點資歷的燒油應該知道,那裡是曾經的各種“打口碟”的集中地,各種日本、歐美的正版CD,經常都能10元、20元就能入手。反正我當時就是這樣,淘了不下百來張各種CD到手。

只不過後來時代變了,MP3的出現,雖然沒有徹底淘汰CD,但CD也確實因此而被邊緣化。再往後,網路的進一步興起,各種串流媒體、雲音樂的出現,除了少數還在堅持外,CD對更多的人來說,已然是僅存於記憶中的情懷了!

但卻在這個節骨眼上,作為國內老牌HiFi廠家的山靈,卻“不合時宜”地又重新推出了這款EC Mini便攜CD機。究竟是為了情懷,亦或是想在行業內卷中找到新的突破口,這個就不得而知了。

只知道,確實又重新燃起了我心中對CD的那份記憶而已。

左手,是對CD的情懷

說到便攜CD機,其實更多被想到的,當然是Sony和它的Discman。只不過後來Sony轉向繼承了“Walkman”之名的MD以及日後的MP3,而Discman就逐步淡出了主流的視野。

當時菠蘿我也是選擇了後者當中的MD,現在回想,覺得也是有點被潮流所蠱惑了。

不過山靈的EC Mini跟我印象中的Discman出入還蠻大的,即便當我從塵封的角落重新把散落的CD給翻出來,並聽著從EC Mini方正的金屬軀殼中傳來那陣熟悉的光碟轉動聲響時,還是很難將其跟曾經的Discman給聯繫起來。

畢竟EC Mini無論個頭還是份量,都彷彿跟“便攜”並不沾邊。雖然說,現在國磚確實呈現很明顯的量級分化現象——往小了去,就是我們手上各式各樣的音訊小尾巴+手機的組合;往大的方向去,從索6萬開始,各種份量十足的旗艦磚已然從“隨身聽”變成了“隨身扛”。

EC Mini確實很難直接揣在包裡邊走邊聽。

但從另一個角度而言,便攜跟HiFi本來就是相互矛盾地存在。尤其是對於CD機而言,播放過程中,光碟轉動要穩,怕震動,但這些對於便攜機而言,都是很難去避免的。

所以山靈的選擇,是把EC Mini視為一台可以行動,方便我們帶到別的地方去,然後停下來,找個安定的位置坐下,然後再去慢慢欣賞CD裡的美妙音樂……即便這樣會捨棄掉部分的輕便,以及真正意義上的“便攜”,但也要保證能在音質上迎合當下HiFi燒油的審美眼光。

完整評測請至新浪眾測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