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5年12月11日 星期五

vivo黃韜專訪:電商渠道都不是事,好產品才重要

  不久前vivo推出新機vivo X6系列,4GB RAM、指紋識別、快速啟動相機、快速對焦,以上幾組詞間接構成了新機X6發佈會上「暢快」這個關鍵詞。然而從極致影音到暢快,這種默默的變化,可能從黃韜的專訪中找到些答案。

  記者:底部揚聲器為什麼不是對稱設計呢?是因為工藝上有難度?還是因為其他的原因?因為一邊是8個,一邊是3個,不對稱比較嚴重。

  黃韜:你非常仔細,的確背後的孔是不對稱的。其實我們最開始做的是對稱的,為什麼讓它不對稱?我們是刻意這樣做的。如果大家現在有我們的X5Pro的話可 以看一下,USB介面兩邊那個是對稱的。但是對稱了之後會讓消費者誤解,用戶會以為兩邊都是喇叭,認為我們是雙喇叭設計,其實我們不是雙喇叭。我們這樣做 的目的,就是想讓消費者知道我們不是雙喇叭,我們也不會宣傳雙喇叭,而且我們也不希望導購員宣傳是雙喇叭,因為它的確不是雙喇叭,這就是我們做的初衷,刻 意讓它不一樣。

  記者:您好,我想問一下vivo這次在X6上採用了那個音頻晶元,在研發過程中遇到哪些困難?第二個問題,vivo在前幾年開始推出手機Hi-Fi的理 念,這幾年有很多友商,不管是國內還是國內,很多手機品牌都在做Hi-Fi,做音樂手機,你是怎麼看這種競爭?未來怎麼保持vivo在這塊的競爭力?後面 還有什麼秘密武器可以保持自己的領先呢?謝謝。

  黃韜:的確,9028,包括9603,應該是音頻領域的頂級晶元,第一次在手機行業上首發,這個難度應該是可想而知的。他們這種頂級的音頻晶元公司,他們一般會在非常專業的頂級Hi-Fi音箱上 設備上首發,這樣的話可以提高它的影響力。但是現在的確也感受到了vivo在移動Hi-Fi領域有極高的影響力,而且手機作為一個非常大眾化的產品,有非 常非常大的基數,是專業Hi-Fi設備無法比擬的,所以最後他們也是非常樂意跟我們做一個深度合作,在我們X6上,X6  Plus上首發。

  您剛才講的第二個問題,行業有很多家也都開始在做Hi-Fi,其實我們一直都非常歡迎這種做法,發自內心的。沈總經常跟我們講我們做產品,我們去參與市場 競爭,我們從來就不是想把任何一個對手打死,從來沒有這樣想過。我們是想回歸到事物的本原,怎麼樣能夠給用戶提供更好的產品,更好的體驗,更好解決用戶的 需求。而且現在很多家都一起做HIFI,我們還是很自豪的,我們覺得我們是引領了行業。更重要的是給到所有消費者更好的音樂體驗,這就足夠了。是否擔心被別人超越?我想羅馬城不是一天建起來的,我們的Hi-Fi專注了這麼多年,我們的技術實力,以及我們對Hi-Fi的理解,我相信一定能保證持續走在前面。

  記者:今天發佈的是X系列,今天沒有出現之前在預熱期的時候曝光的Xplay,Xshot系列,我想問一下那是什麼原因造成vivo今年產品線規模的縮減?消費者對超級旗艦是非常期待的,明年下一步的計劃方便透露一下嗎?

  黃韜:其實第一個問題,我個人不是很想回答。的確,大概是兩年前,我們在這裏發佈了上一款的Xplay系列,Xplay3S,兩年的時間Xplay系列一 直沒有發新款。但是其實我們工廠內部,我們公司這邊是有很多Xplay,因為我們做了很多很多嘗試。為什麼沒出呢?其實發一款產品沒有那麼難,但是如果要 做到像第一代Xplay,第二代Xplay3S一樣,做到行業的領導者,做到有極強的行業影響力,還是很難的。所以我們在Xplay這個產品上面的理念就 是不出則已,一出畢竟要在這個行業引起極大的反響。所以我們一直在默默的在練功,而且應該很快的大家就可以看到我們新一代的Xplay。

  記者:ES9018到ES9028中間的時間不是特別長,調音頻是很重要的事,這個晶元開發的時間是不是特別夠?這是第一個問題。第二個問題,音頻解碼芯 片是「電老虎」,這個大家都知道,在這個方面,ES9028有沒有新的嘗試,或者新的方向?這是第二個問題。第三個問題,今天發佈會上著重講了中低端的產 品,而不像其他發佈會,先是拿旗艦來講,是不是因為跟產品的發佈、發售的戰略策略有關係?就是這三個問題。

  黃韜:我先回答第三個問題。其實我們整個公司對今天發佈的產品非常非常重視,重視的原因很簡單,我們過去無論是X1,X3,還是X5,包括X5 Pro,我們都取得了非常大的成功,而且獲得了極大的市場規模。我們認為只有這種規模極大的產品,才能夠把我們vivo的產品理念傳達到更多用戶的手裡和 心裏。所以,我們在X6這款產品上,增加了很多可能過去大家認為我們vivo不會增加的,比如說4G運存,32G甚至64G的存儲空間,包括指紋解鎖,雙 引擎閃充等等,其實很簡單,我們就是希望這款產品有極大的銷量,讓更多的用戶去理解到我們vivo的產品理念。前面兩個問題,有請我的同事(韓少)來回答 一下。

  韓:謝謝大家!9018之前的版本也有幾年的時間了,因為我們以前一直以這個行業的情況推測晶元的速度,那個行業的需求量很小,沒有需求,賺不到錢,大家 就沒有動。現在進入了這個行業之後,需求量從原來每年的幾萬擴大到上千萬,一下擴展了上千倍。大家也知道,X1用的(cs4398)那個公司已經收購了競 爭對手,公司迅速的擴大,行業迅速變得更壯大,所以他們的研發實力跟過去是不可同日而語的。明年、後年,大家會看到很多以前十年更新一版的音頻廠商,會徹 底改變自己的更新頻率,而且還有機會在我們的手機上做首發。

  第二個問題,耗電的問題,其實這個問題跟第一個問題的答案差不多,過去這個行業沒有動力,用的東西類似於手工的匠人把這個事情做好,自己滿意就行了,現在 必須適合這個時代技術發展的進步。我們第一代用的晶元在現在來講已經是中端產品,2000價位的產品在用那個晶元,當時那套功耗大概是一台機器2000毫 安電池,HIFI續航大概10個小時。到了現在,我們這個晶元的性能比以前不知道強大了多少倍,現在的音樂續航能夠達到20個小時以上,這是就是行業發展之後的技術進步。

  記者:您好!我有一個問題,您剛才在發佈會上講到了X6是首款支持微信指紋認證官方安全標準的手機。我想問一下標準是什麼?另外,最近很多手機都發佈,而 且也都支持指紋識別,為什麼vivo和微信率先獲得了這個認證?正好是一個契機呢?還是說之前的機器達不到他們的標準?

  黃韜:安全標準涉及到很多具體技術的問題,關鍵就是在於的確是更加安全。為什麼是我們跟微信的合作,當然也會有一些契機。的確,我們最開始在第一波微信朋 友圈的投放也是我們,而且我們的主題也是音樂的主題,跟我們的品牌很吻合,當然有這樣的機緣巧合。我們為什麼現在才上指紋,才上微信支付,其實也是和我們 認為這個技術的成熟度有一定的關係,如果我們覺得不是做得非常完美,肯定是不願意上的。我們也可以做,不是支持他們安全標準的微信支付,這種支付功能我們 就先不說了,等到安全標準出來之後,我們完全能夠做到適配才會上這個功能。應該是在1月份,微信也會對這個事情有一些宣傳,官方的宣傳。

  記者:您好,這個問題可能稍微有一點尖銳,還是需要您回答一下。剛才在發佈會上介紹產品的時候,尤其是在充電的時候,我們強調的是隨便一根線都可以充。回 顧一下我們的產品序列,今天發佈的是X6,X6Plus,和另外一個品牌的Plus也很像,可能那根線要自己定製。我們在產品定位和產品定義化上,我們和 友商要有針鋒相對的策略嗎?

  黃韜:其實完全沒有,我剛才講閃充的時候,第一句話就是它在搭載了基於國際通用標準的。所以,我們做閃充的時候,沒有想到要跟別人做得不一樣,甚至沒有想 到我們要做的比別人快多少。我們很早就研究閃充,現在用戶對手機使用的深度和重度都比以前高很多,所以耗電這塊用戶更加在意,所以我們在這個時候就推出了 閃充,沒有針對任何競爭對手,我們只是覺得這個功能在這個階段是所有人都需要的。

  記者:之前我們喜歡用Max,Pro,這次為什麼用Plus?

  黃韜:這個命名其實很簡單,因為命名一個非常重要的原因,一個標準,就是好記憶,好傳播。其實Max和Plus在中國甚至在全世界,哪個出現率更高呢?肯 定是Plus,因為iPhone就叫iPhone  Plus,我們也叫Plus,其實意思是一樣的,只是為了好傳播而已。

  記者:X6和X6的Plus的全金屬機身,是怎麼做到金屬佔比做到98.3%?你們的射頻聽說是用的雙天線,之前採訪過一個廠商,他們覺得一些國內一些廠商的信號標準不是按照國際標準來做的,我想知道這款手機的天線標準是怎麼走的?謝謝。

  黃韜:雙天線,其實現在很多人都在講全金屬的概念,其實我們在很早的時候,去年年初的時候已經做了類似於全金屬的手機,那個時候我們的天線技術沒有那麼成 熟,所以到現在一年多了,我們一直在去研究怎麼把天線可以做得更好。而且按照我們vivo做事的風格,按照我們的標準,肯定是做到了行業里非常優秀的,才 可能把這個產品拿出來。至於你說的我們的標準,在全中國所有手機裏面都是一樣的,肯定達到了所有標準,都沒有問題。

  記者:您好,我想問一下設計的問題。一體式的設計,金屬后蓋與金屬邊框之間有一個比較明顯的過度,我個人感覺手感上有一點點的硌手,我想問一下這個設計是怎麼考慮的?

  黃韜:這個基礎機身其實是一體成型的,但是大家可能看到好像不是一體成型的,因為它的確有一個非常明顯的台階。做這個台階,我們也是權衡了很久,也挺糾 結。我們也想把它做成沒有這種非常明顯的過度,而是很順的走過去,就是一個整體,這對我們來說沒有任何技術難度。但是我們覺得那麼做了之後,這個手機視覺 上會變得很厚,明顯厚很多,視覺上會厚0.3-0.4毫米。最後我們做了一個權衡,我們覺得要把外觀做得更極致,因為X系列,無論是X1,X3,X5,包 括後面的X5 Max,「薄」一直是我們堅持的方向,而且也是在行業裏面都是有很高影響力的。所以最後我們做了一個權衡,就做一個台階,讓它看起來更薄。至於你說的手感 有一點問題,的確做了一點點犧牲,我們回頭還會打磨得更好。

  記者:我再問兩個問題,關於市場策略的,一個是國內的,我們也關注到vivo繼續跟湖南衛視節目有合作,vivo線下也是一個量非常大的平台,未來線上會 不會有一些想法?因為我們關注到雙11的時候,我們的戰績也是很不錯的。第二個問題,vivo在東南亞市場的表現,眾所周知是非常強勁的,以後歐美市場會 不會也涉足一下?

  黃韜:第一個問題,線上渠道,或者線上品牌,對我們來說,我們從開始到現在,對電商的理解其實很簡單,和線下一樣,只是另外一個渠道而已,沒有什麼特別 的,僅僅是一個渠道。至於我們在線上何時發力,我們看線上渠道的時機何時是成熟的,是更好的。如果我們覺得線上的時機非常好,也非常適合現在,就是會發 力。其實有的時候走得太快不一定是好事情,大家可以看到有些品牌做線上,現在也有一些問題,包括以線上立足的品牌現在都會碰到很多問題,因為本質上他們不 是把線上當作一個渠道,而是當作另外一種生態,其實它本身就是一個渠道。

  記者:我有一個問題,X5  Pro雙面玻璃加金屬框的設計還挺漂亮的,手感也不錯,為什麼會忽然間轉向了金屬機身的設計?你們不覺得跟隔壁的R7有點撞臉嗎?萬一消費者買錯了怎麼辦?

  黃韜:這個問題挺有意思的。X5 Pro其實本身的定位就是一個過度型的產品,不然的話也不會叫X5  Pro,應該叫X6,本身在我們的產品規劃中,它的角色就是過度型的產品。為什麼X6回到金屬質感的設計?其實很簡單,我們從X1,到X3,到X5,到 X5  Max,其實我們一直堅持做金屬質感的手機。我們並沒有去模仿別人,或者針對任何一個人,這個外觀,可以告訴大家,我們很早的時候就已經準備好了。我們 甚至有計劃在今年年初上市的,但是我們的產品規劃做了一些調整,所以後來才上市,因為我們想把這個產品做得更極致,比如說4G運存,比如說更快的指紋,比 如說雙引擎閃充,我們想把這些更好的技術,能讓用戶體驗到更暢快的技術,全部放在我們X6上,所以現在發佈。

  記者:您好,我想問一個問題,您剛才說到市場和渠道方面的問題,vivo傳統的2500到3000的價位,最近一年很多國產廠商,像魅族,華為,小米也 在嘗試這個市場,也有很主力的機器,也是放在這個區間裏面去做。對於vivo,你們怎麼樣去看這種競爭?怎麼樣應對?你們有渠道這塊的優勢,但是不可否 認,像魅族,華為,特別是華為,現在認同度是很高的,你們怎麼去應對這種挑戰?第二個問題,雖然現在電商的佔比不是很高,但是電商未來一兩年、甚至兩三 年,肯定會發展起來,vivo是否在這塊有一個比較長線的布局?舉個例子,華為會有榮耀,其他會有子品牌的策略,你們會不會有類似的想法?

  黃韜:第一個問題,你說得很對,我們在傳統渠道耕耘了二十年,的確有我們傳統渠道的優勢,但是我們從來不會把傳統渠道的優勢當成我們最核心的競爭力,或者 唯一的優勢。我們一直認為最重要的還是產品、品牌,怎麼樣能做出更好的滿足消費者需求的產品,還有消費者更認同的品牌,這是最重要的。他們到傳統渠道,其 實我們根本沒有緊張過,因為我們最開始的定位就是產品和品牌。

  第二個問題,電商這塊,包括雙品牌,三年之前,我們公司有很多次這樣的討論,是不是要做雙品牌,但是討論完了之後一直到現在,我們的目標非常堅定,很簡 單,我們只做一個品牌,那就是vivo。我開始說了,其實線上品牌,或者電商,或者互聯網思維等等,其實商業的本質沒有任何變化,就是好的品牌,好的產 品,就OK了。電商只是一個渠道,和傳統渠道沒有任何區別。我們只是覺得這個渠道,從渠道的角度來講,從消費者到渠道商,到生產商,這個生態如果每一個環 節的利益都得到非常充分的滿足,市場規模足夠大,我們當然就會做,不會單獨針對它做一個特殊的產品。

  記者:第一個問題,X6支持VoLTE嗎?第二個問題,你們在發佈會上提到vivo 2.0這個概念,和過去的1.0做一個區分,您能不能詳細解釋一下2.0有什麼新的含義?第三個問題,任何東西都會有新的變化,新的設計,包括汽車的前臉都會有新的設計,vivo家族會不會重新做一個家族式的設計,告別以前的設計?

  黃韜:先回答最後一個問題,是否有新的設計,是否有新的臉譜?當然會有,我們背面,側面都有一些變化,可能正面變化不夠,我們正在全力的準備新的產品,我相信在後面肯定會有變化。但是肯定不是完全不一樣的變化,因為任何一個品牌的產品都會有延續,這是第三個問題。

  第二個問題,是我們馮總說的vivo  2.0,如果你們之前參加過我們vivo的發佈會,就應該很清楚,我們過去核心的概念是什麼,更多的是極致Hi-Fi,或者是極致影音,極致拍攝等等。 今天大家看到的,出現頻率最高的詞是什麼?是「暢快」。所以,我們從過去想給消費者提供各種功能,發展到現在,我們希望用戶在實際使用的過程中有更好的滿 意度,在各個基礎性能上都做到讓用戶非常滿意。為什麼是「暢快」這個詞呢?根據我們這兩年的用戶研究,現在用戶最不滿意的排名第一的就是系統不夠暢快,所 以我們X6要做暢快。這個方向我們一定會堅持往下走下去,後面可能已經不是絕對的快,而是用戶用起來爽,暢快。

  第一個問題,網路制式。目前還不支持4G+。

  記者:為什麼X6上沒有獨立的音頻晶元?
  黃韜:有。
  記者:不好意思。

  黃韜:X6用的就是AKM4375系統,日本的AKM公司,也是比較老牌的。這套晶元是我們第一次用在X系列上,可能大家不是特別熟悉。

  黃韜:大概情況,跟我們之前用的(cs4398)比較接近,(cs4398)後來我們用了一版移動專門改了小尺寸的,小耗電的,畢竟是拿原來的老晶元改過 來的,這個是屬於vivo進入HiFi領域之後,我們拜訪各個行業的大佬,當時跟他們約的要做小功耗,高性能的東西,他們大概是這兩年沒做好,現在也不能用。(王迪)

新聞來源:台灣新浪網-科技新聞-新浪新聞中心 http://news.sina.com.tw/article/20151203/15664183.html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